レソコ_翼的カナリアw

你好——!這裡是想著產糧但還是什麼都沒有想出來的lenko√主坑是ICHU/月普羅(後輩兼全员推)/I7/bpro/MHA已经各种日坑www欢迎挖掘(?!

過激聲優推√

最喜欢的人是somaくん!

只混自己的坑,只推自己坑裡的角色,其他一律【X】!也不吃任何的番劇的安利。古風更是【X】!不过我希望你们给我喂各种小偶像的安利我一定会吃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哭瞎x

不混什麼圈。

肝遊戲的zz鹹魚,鹽分超出想象。拒絕小部分理直氣壯的bp和同擔拒傻逼。吃谷輕微挑柄,而且CD>谷子。出谷看錢包吃,但是一旦吃起來就有點控制不住x所以為了錢包和吃飯的錢著想吃谷子盡量控制住了x。

lof用来给你们点小红心和蓝手手滴√

最後k列:2712245420!歡迎來找我玩!!!激情k列的愛你們❤!!!

  打扰了。请问有没有团吃这个……我想吃恶友…(主要是想吃西x

  我求好心的团收我(?

想問一下lof有沒有aph的團收我,麻煩一下評論區告知食量和缺的媽。非常感謝!!!

  占tag致歉。

  這裡要出坑了,打算出一張亞瑟一專。只拆過一次半全新,80r不可刀,不包郵。本地可面交。在出出去這張碟之前這條出物帖是一直有效的,心動就不用留言了直接小窗敲我www

  (放在了一張背景墊布上拍的感覺有點怪怪的x

占个tag悄悄地出个CD…。

  日本VOCALOID 日版CD《LAST NIGHT》( KAITO·REN·GAKUPO)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人眼熟我出的这张盘……没错大概几天前我在tag上挂过一次,但是还没有出出去……于是打算把内页拍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心动…。
  价格是不改的,本体价格+包装费一共是100r,邮寄不包邮。南宁本地可面交。只走支付宝√
  入手这张盘的时候是105r入手的,因为拆过听过一次非全新所以考虑一下还是100r出好了……。
  其实这张盘也可以说是半全新,因为听过一次之后就完全没有碰过,保存的很好。但是塑料包装后面有一小块刚买回来时候撕掉标价签的胶痕……搞了很久也没弄掉,不过并不影响冰茄蕉的美丽(???)
  总之各位心动就买(←

悄悄地出个CD……。
VOCALOID 日版CD LAST COLOR(KAITO·GAKUPO·REN)
入手时是全新的,105r入手的。后来考虑了一下毕竟拆过了就100r出吧x只走支付宝!坐标南宁,邮寄不包邮👌可到付√
今年刚入手半年的CD,拆过一次听就再也没有碰过。包装背后有些些贴标签的胶痕是因为刚入手的时候把商家贴的标价签撕了,现在怎么弄也弄不掉有点讨厌……但是不影响冰茄蕉的盛世美颜啦*٩(๑´∀`๑)ง*
总之大家心动就带走啦(?)我拍的好丑喔(……)

早日康复啊ume酱😭😭😭

搬砖的清岚:

【搬运】
by:Satsuki_You

——
我们都在等着你呢大酱qwq
乌梅酱早日康复qwq
【心如刀割. jpg】

【奋进】

请各位看看😭😭😭

虔落:

继续狗着
噫呜呜噫创了个群,想和各位奋进小姐姐一起玩
噫呜呜噫小姐姐们看看我啊!我们一起讨论脑洞为奋进发光发热啊!




C3


秦奋一把拉住尤长靖的手臂,看着人茫然的眼神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尤长靖被秦奋突如其来的动作整蒙了,呆呆看着这个抓住自己手臂还一脸悲愤的人。


“那个,先生我们认识么?”


尤长靖认真的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人,只是他对这个拉着自己手一脸悲愤的人并没有的丝毫的印象。


难道是自己在不知道的时候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尤长靖看了看秦奋身后的几个人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太吓人了。


韩沐伯站在一旁看着好友犯蠢的样子忍不住抬手给了秦奋头一个栗子让他清醒一点,朝着还在蒙圈的尤长靖颔首示意。


秦奋被韩沐伯的栗子敲醒,歉意的朝尤长靖笑笑,站到韩沐伯后面,在尤长靖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在韩沐伯后腰拧了一下,韩沐伯脸色微变,向秦奋抛去一个你等着的眼神。


回过头朝面前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尤长靖道:“抱歉,我儿子这几天没吃药,前些日子还在酒吧听人唱歌哭惨了,我们正打算带他去医院看看,打扰你了,真是对不起。”


“啊…是这样啊。”尤长靖看看韩沐伯再回过头看看秦奋,暗道这爸爸这么年轻孩子都这么大了,怕不是偷来的,而且还是个傻子。


尤长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奋摇了摇头,有些可怜的看着他。


秦奋看着尤长靖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自己的时候有点不淡定了,伸手想继续揪韩沐伯的腰提醒他别太过分。


奈何韩沐伯早有防备,侧过身躲了人伸过来的手,还将腿横在秦奋面前,后者因为因为动作太大,又有韩沐伯助力,由着惯性朝尤长靖扑过去。


尤长靖瞪着眼睛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人,朝后面退了两步,秦奋便成功的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而身边的三个人靠着电线杆笑得蹲下去。


“那个…你没事吧?”尤长靖看着那三个靠着电线杆笑并没有要将人扶起来的打算,摇摇头,秉承着五好青年的原则,蹲下将高了自己一个头的秦奋扶起来,帮人拍拍衣服沾上的灰尘,秦奋摇摇头站稳回头看着韩沐伯。


——


“唉,可惜这张脸了,居然是个傻子。”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秦奋听着尤长靖扶他起来后看着他低声说的话后忍不住给旁边笑得靠着电线杆的韩沐伯竖了个中指,用口型让他晚上回宿舍等着,不打死他绝不罢手。旁边的两个室友朝韩沐伯投去自求多福的眼神,靠着电线杆继续笑,被秦奋一个眼神一瞥立马收了吊儿郎当的样子,规规矩矩的站着。


“你好,我叫秦奋,我不是傻子也不用吃药,旁边那个是我发小韩沐伯,不是我爹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在跟你开玩笑,请不要当真。”
秦奋理了理自己折腾了一下有些乱的头发,一本正经的朝尤长靖伸出手。